光明网 4名95后小伙打死无辜路人

来源:http://www.usmobi.net

作者:全讯网

17/05/17

  金沙娱乐http://www.dlrcw.net/2016年5月30日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同步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科技兴则民族兴,科技强则国家强。这场科技界的历史性聚首,预示着“创新中国”正翻开新的篇章。

  “三会合一”,科技图强。今日盛会,是中国科技界及以科技创新为第一动力的国家创新力量的总聚焦、总部署和总动员。

 

    无辜路人为何横死街头

  这是一个科技创造梦想的时代,这是一个创新改变世界的时代。从“科教兴国”到“建设创新型国家”,从“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到“创新是引领发展第一动力”……星移斗转,沧海桑田。战略在变,初心未改。十八大以来,从出台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到发布《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科技创新已置于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创新驱动发展迈出坚毅步伐,“创新型国家”整装进发。用习近平总书记在“三会”上的话说,“把科技创新摆在更加重要位置,吹响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号角。”

  唯科技,能强国。正如习近平总书记纵览中国近代兴衰史后总结的,“历史告诉我们一个真理:一个国家是否强大不能单就经济总量大小而定,一个民族是否强盛也不能单凭人口规模、领土幅员多寡而定。近代史上,我国落后挨打的根子之一就是科技落后。”世界范围来看,2009年迄今,美国推出三版《美国国家创新战略》,欧盟通过《欧洲2020战略》,日本发布《数字日本创新计划》。科技革命的号角,已成为角逐综合国力的引擎。今天的中国,“嫦娥”奔月、“北斗”巡天,高铁、核电等高端装备“走出去”;国际科技论文数量稳居世界第二,被引用次数从2010年的第八位攀升至2015年的第四位,国内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已居世界第一和第二。中国科技的进步,正在从量的积累走向质的飞跃。

  唯创新,能兴邦。吃老本不行,裹足不前更不行。“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十八大以来,“创新驱动发展”已成为治国理政中的国家战略,创新发展成为五大发展理念之首。“十三五”规划用专门篇章部署未来5年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而刚刚发布的《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则为建设世界科技创新强国描绘了路线图和时间表。打破藩篱,突破界域,奇思妙想,标新立异。当创新机制落地,人才、资本、技术、知识等核心要素就会自由流动;当创新理念成风,企业、科研院所、高校等创富主体就会焕发聚变之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百舸争流,千帆竞发。

  科技强国,创新兴邦。如果说1978年的“三会合一”掀起了中国科研创新的热潮,那么,2016年的“三会合一”必将开创中国科技创新的新纪元。当然,我们没有忘记“李约瑟难题”、“钱学森之问”,也没有忘记产能过剩、结构失衡等现实症结,但,我们更看到中国科技创新的内生力、源动力,更看到顶层设计的铿锵之言——“科技是国之利器,国家赖之以强,企业赖之以赢,人民生活赖之以好。”今天,中国把科技创新摆在更加重要位置,吹响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号角,是为梦想寻找引擎、为蓝图谋划线路。使命在肩,前程璀璨,中国科技创新的春天,路正宽,风正暖!(邓海建)

    10月14日凌晨1点,初秋的夜晚已经有一丝凉意。永康白云工业区里空荡荡的,几乎没什么行人,偶尔一辆汽车驶过,车灯照到公交站附近的空地上,赫然有个人影躺在地上。

    年轻的云南小伙小谢蹑手蹑脚地走近地上躺着的人,轻轻地叫着同伴的名字:“小段,小段……”但躺在地上的人一动不动,头上的血流了一地。小谢慌了,哆嗦地掏出手机报警。

    小段最终被送进医院抢救,小谢坐在抢救室门口的座椅上,抱着头痛苦地回忆之前发生的一切。

    前一天晚上,他和老乡小段一起去网吧上网。12点过后,两个人走出网吧,打算回家睡觉。在路上,两人正说笑着,突然一个陌生男子冲了出来,一棍打在小段肩膀上,小谢本能地拔腿就跑。跑到远处的他,眼睁睁地看到,又有三个陌生男子拿着棍子打向了小段。小段双手抱头,苦苦哀求,但四个人充耳不闻,很快小段就被打倒在地上。

    可那四人依旧没有收手,照着小段头上,肩膀上,腿上一阵痛打。“别打了,好像有血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四人这才把手中的棍子给扔了,其中一人临走前还朝小段背上再补了两棍,这才悻悻离开。

    “小段才18岁,跟那几个人无冤无仇,怎么会不问青红皂白冲上来就往死里打呢?”还没等小谢想出头绪,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冲小谢摇了摇头,小段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

    案件告破

    打人的是4个95后小伙

    10月14日一早,涉案的武某等四名男子被警方抓获归案。

    武某、王某、许某、邱某都是贵州来永康打工的老乡,四人在同一家厂里上班,因为年龄相仿,时常混在一起。

    带头打人的武某只有19岁,昨天下午,记者在看守所见到了他。

    武某个子高高瘦瘦,皮肤黝黑。如果不是身上黄色的囚服,他稚气的脸庞很难让人和凶残的嫌犯联系在一起。

    武某的爸爸是个屠户,妈妈务农,还有个姐姐已经嫁人。初三那年,武某辍学了,之后独自到贵阳学粉刷。在那里待了半年后,武某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又来到台州的一家鞋厂打工。

    去年9月,他到永康一家电动工具厂做装配工,但只干了2个月就回了老家。今年8月,他回到了原来的厂里继续打工。

    “每天早上7:30上班,常常要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虽然每个月有两千多元工资,但是真的很辛苦。但是我很想赚点钱回老家创业,就一直撑着。”提到父母的时候,武某的眼眶红了,“我每次来永康的路费都是爸妈给的,我已经工作了还问他们要钱觉得很耻辱。我之前省吃俭用存下来3000块钱寄回家。爸妈说不用给他们,只要我赚了钱回去,给他们挣脸就行了。”

    武某说自己平时过得很苦,而自己喜欢的女孩又拒绝了他,“小胡跟我是一个厂工作的,她长得很漂亮,我们几个老乡经常在一起玩。有次我们两个人单独去公园烧烤,我还拉了她的手,我把这当成约会了。但是后来她却跟我说我们不适合,我真的很伤心。”武某低着头,轻声说。

    作案原由

    失恋后内心压抑,酒后发狂

    10月13日晚上,刚和小胡分手的武某心情不好,就叫上王某、许某、邱某兄弟几个到街上吃烧烤。席间,正巧碰到了小胡和另外两名男子。

    看到刚拒绝了自己的女孩转头就像没有事情发生过一样,武某只能一口一口地喝着闷酒,王某三人也看出了武某的反常,陪着他一起喝酒。不知不觉,四个人喝了8瓶啤酒,人也开始变得醉醺醺的了。

    时间已近凌晨,跟小胡一起的两名男子早已离去,见小胡也打算离开,武某赶紧付钱起身回厂。

    “以前我们被人打过,现在我们也拿跟棍子防身好了。”路过一处工地时,武某提议道。于是,四人从工地上捡了几根木棍防身。

    知道武某心情不好,王某等人也不好问什么,一路上几个人都沉默着。

    经过公交站时,正好有两名十七八岁的男子站在那里,武某想到刚刚和小胡一起吃饭的也是两个陌生的年轻男子,突然跟打了鸡血一样瞬间亢奋起来:“以前我们被人欺负,现在我们也去打别人。”说完,就冲了上去……

    “去年9月份,我和朋友走在白云工业区路上,五、六个人拿着钢管上来就打,还很嚣张地威胁我们。今年8月份,我在水库边被三四个人围着打。”回忆起曾经被欺负的往事,武某不想再多说,“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就是看我老实就欺负我……”

    “因为受伤不重,我也没想过报警。但是心里一直很压抑,那天我确实心情不好,喝了酒之后,一冲动下手也不知道轻重。回去的路上我也担心,问朋友会不会打得太重都流血了,他们安慰我没事的,没想到会这样。”武某悔恨地说,“现在说对不起也没用了,只希望我爸爸妈妈能照顾好自己,我会在里面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去。”

    本报通讯员 吕莹盈 金剑锋 本报记者 吕艺真

 

 

    这是一场闹剧,也是一场悲剧。四名95后年轻人,喝酒后当街闹事,把一名无辜路人乱棍打死。而当民警问起打人的原因时,他们竟然声称是“心情不好”。

    11月19日,四名犯罪嫌疑人武某、王某、许某、邱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永康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本新闻版权归金沙娱乐http://www.dlrcw.ne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延伸阅读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