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干部修营房曾被迫找熟人 南海哪是他撒野的地方

来源:http://www.usmobi.net

作者:博彩咨询

17/06/17

  服务基层的事,要不要找熟人?违反原则的事,找人有没有用?请看一位基层干部到上级机关办事的一天——

  向干事的苦恼和笑

资料图:6月23日,日本海上自卫队出动P-3C反潜巡逻机,同菲律宾海军在靠近南沙群岛附近海域举行首次联合演习。

资料图:6月23日,日本海上自卫队出动P-3C反潜巡逻机,同菲律宾海军在靠近南沙群岛附近海域举行首次联合演习。

  深秋的一天,川藏兵站部干事向东受命到数百公里之外的上级机关办事。受领任务后,向东心里就开始嘀咕:摊上这事儿,真让人苦恼。

  为啥苦恼?因为办的都是请机关解决困难的事,说白了——得求人。

  向东此行的第一个任务,是到军区财务部为士官刘凤林解决住房公积金贷款办理的问题。刘凤林休假时,在湖北老家相中一套商品房,在当地银行办理军人住房公积金贷款时,却被办事人员告知目前银行还没有开放这项业务。

  订金已缴,归队在即,刘凤林情急之下找到了部队,希望组织出面帮忙解决。得知向东要到机关办事,兵站部领导临时将此事交给了他。

  联勤部住房资金管理中心对口管理军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出发前,向东想通过身边战友在中心找个熟人。有熟人好办事,这是向东的“经验”。

  几年前,向东在某营营部任职,营里一处营房年久漏水,每年都得修修补补,正常的年度营房维修费仅够勉强维持,治标却不治本。向东想多争取一点经费,将营房彻底整修,然而报告递上去后,却一直没有回音。一问,上面说像这样的情况较多,得综合考量后再决定经费分配。

  这一拖就是两三个月,眼看雨季就要到了,最后还是营长出面,找到机关的熟人才将问题解决。事后,营里免不了为此办了一桌“答谢宴”。

  受以往教训“启发”,这次来机关,向东特意提前问了几位战友,可都答复没有熟人。向东只好带着公函,硬着头皮推开了住房资金管理中心的大门。出乎意料的是,接待他的助理员郑雪舰了解情况后当即表示:刘凤林的贷款符合规定,马上跟银行方面联系,看问题具体出在哪。

  郑助理辗转联系上该银行北京总行负责军人住房公积金贷款的处长陈月新,通过陈处长很快跟当地银行取得了联系。原来,军人住房公积金贷款政策出台时间不长,当地之前也没有人办理过此项业务,工作人员不熟悉相关政策,才出现不放贷的情况。

  情况一清二楚,问题迎刃而解,向东还未走出中心大门,当地银行工作人员已经主动打来电话,澄清误会,并表示随时可以办理贷款。没有求人、没有找关系,事情竟然就这样解决,向东顿时笑得很开心。

  财务部领导向记者介绍说,古田全军政工会召开以来,部队各级大力整风整改,作风积弊得到有效纠治,机关主动靠前为基层排忧解难成为常态。

  军区组织部数据显示,近两年来,军区机关为基层办实事191件,投入资金超过2亿元。一名基层带兵人感言:如今,领导机关遥控指挥少了,下部队调研指导多了;等着基层报批的少了,主动上门服务的多了;工作组和公差勤务少了,基层自主抓建的时间多了……

  “看来‘求人’的事,没有想象中难办。”顺利突破“第一关”的向东,忧虑渐渐打消。走出财务部,他来到政治部宣保处,找到分管文化的干事张孜。“张干事,好久不见,难得过来一次,中午一定请你吃顿饭。”向东当天要干的第二件事,是为兵站部下属一个兵站申请文化活动器材。

  不想,张孜却笑着推辞:“真不用请吃饭了,本来要给你发传真,让你填一下器材需求表。你既然来了,现在就填吧,下周器材就能配发到位。”原来,该兵站地处高原,文化活动单调,现有的一批活动器材都是几年前配发的,不少已经损坏。兵站之前将问题上报,几天过去没有回音,单位对此事不放心,专门让向东跑一趟机关,争取“关照”。

  张孜解释说,对下财物分配有硬性规定,要综合考量部队性质、部队环境、实际情况等因素,我们之前用了几天时间核实各单位上报情况,现在情况搞清楚了,兵站文化器材确实出现短缺,我们会尽快解决。

  自己的心思被一眼看穿,向东不免有些尴尬,赶紧填好表准备离开,却被张孜挽留:“正好到饭点了,走,我请你吃食堂自助。”

  吃过午饭,向东准备打道回府。本来还有第三件事,现在他决定不办了。

  上个月,机关下发了关于在职干部报考硕士研究生的通知,向东想报考指挥专业,实现学历升级。

  安倍喝酒后胡吹,日本应为之脸红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遭最新一期日本杂志《周刊现代》爆料,成了日本版的“毕福剑”。《周刊现代》的报道说,安倍6月初与各媒体负责人召开“恳亲会”,喝了红酒之后,就连发惊人之语,奚落国内政敌等。谈及外交时,他放言“安保法案就是冲着南海上的中国”,宣称要行使集体自卫权并和美军一道,“敲打在南海上的中国”。他还“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己的确在谋划和中国的战争。

  安倍的一些话在韩国人听来或许更刺耳。谈及日韩外相即将会谈时他说,“我说的吧,等一等,韩国就会自己找上门来。”他还声称“慰安妇问题只要3亿日元就可以解决”。

  狂妄、喜欢吹低级牛皮、喝点酒就口无遮拦忘了自己首相责任的“真实安倍”跃然纸上。直到昨天晚上,日本外务省和日本驻华使馆都没有回答《环球时报》记者有关《周刊现代》报道是否属实的提问,这让人们倾向于相信该报道“无风不起浪”。

  这会不会是日本首相府对媒体故意网开一面的“透风”呢?人们不得而知。

  安倍对中国是什么态度,中国人早就心中有数了。他在更私密的场合下或许会说得更难听些,这不难想象。因此中国社会大概用不着因为他有“挺低俗的表现”而生气。犯不上。

  我们只是觉得这位日本首相“挺逗的”。那么多记者,他一嘴胡话,能保得住密吗?如果他明知保不住密,却把冒犯周边、尤其是把羞辱韩国的话说得那么刺激、市井,这与日本国首相应有的智商、情商对得上号吗?

  安倍这几年忽而一副理性、风度翩翩的样子,忽而狂扔狠话、大秀强硬,每次都像是他的“肺腑之言”。不知是他自己挺萌,还是他装萌,抑或是他觉得满世界的人都特别萌,随他怎么糊弄。

  安倍的政治和外交道德一般,说话不太守信,在日本内外对不同人说不同话,这是很多中国人对他的印象。

  碰上日本出这么一个领导人,应当算中国“倒霉”。好在日本坏中国大事的能力也逐渐变得有限。我们有工夫就多理安倍几句,没工夫少理他几句,把他的个性同中日关系适当做些区分,恐怕也只能这样了。

  安倍或许想,但南海哪是他带领日本向中国撒野的地方!安倍很多想法都挺飘的,但他的翅膀飞不了那么高。

  不过通知明确要求,报考指挥专业须有基层主官经历,向东不符合条件。刚好分管此事的上级机关干事是自己老乡,他本来计划借这次办事机会找老乡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打个“擦边球”。然而,今天的经历让向东打消了之前的想法。向东说:“服务基层的事,不用找熟人;违反原则的事,找人也没有用。在强军兴军的征途上,机关和基层,谁也不能逾越规矩!”

  ■本报记者 张磊峰 张 放

  当下的日本首相非常躁动,但日本社会或许还是会比他多少稳重些。跟安倍个人生气是生不过来的,我们大概要分辨他的哪些话代表日本政策,哪些话是他“政治素质一般”所产生的零碎。我们需要提醒自己,这不是一位严谨、重责任、有分寸感的领导人,大家要放低对他的期待。▲(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单仁平)

友情链接